儿童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灵通遭移动联通两头夹击扩张梦碎上海滩

发布时间:2020-02-11 04:21:39 阅读: 来源:儿童床厂家

谁也没料到,小灵通会在上海闹得有声有色,让移动运营商紧张不已。它真能挺立上海滩吗?

从今年的世界电信日开始,上海电信便打出一套组合拳,环环相扣,变幻多端,打到今天还意犹未尽,颇迷人眼目。

先是5月17日,上海电信把9款机卡分离的小灵通搬上全市15个营业厅的柜台,闹了一把;旋即,进军增值业务领域,推出七彩铃音,与上海移动的“彩铃”和上海联通的“炫铃”比拼高下,更多的增值业务也在陆续出台中。

实现机卡分离,提供增值服务,两个动作已为小灵通披上了手机的马甲。这还不够,为防移动、联通及用户指戳小灵通的命门——室内信号差,电信干脆让小灵通和固话合为一体,向社区推广“灵通伴侣”业务。

一套组合拳不够过瘾,上海电信还耍起了左右互搏术,示意小灵通和固话互发短信,一面取悦用户,一面肥水不流外人田。与一招一式相伴的,则是电信的震天口号:2005年,上海小灵通用户要在现有100万的基础上再添100万。

动作频繁,目标明确。上海小灵通似乎真要挽袖子大干一场。然而,面对众多不确认的声音,小灵通真能逆市而上,挺立上海滩头吗?移动、联通又将如何应对这个抢滩占地的不速之客呢?

“全员营销”变成自销

由于固话业务增长缓慢,上海电信把宝押在了小灵通身上。为完成指标,上海电信把小灵通业务从市场部剥离,再从各部门抽调精英,成立“小灵通项目组”,专司小灵通业务的宣传和推广。

但机卡分离的小灵通上市,并没给电信带来惊喜。从北京到上海,市场反应只能用“平淡”来形容。

上海电信一位员工告诉《IT时代周刊》,“机卡分离的小灵通刚出来,一般要比机卡一体入套餐的小灵通贵,消费者观望的多,掏钱的少。”本刊调查获悉,第一批在上海上市的小灵通价格从450元到800元不等,一张SIM卡售价110元,个别号码加机子则被黄牛党炒到1000元到2000元,超过很多手机价格。

新用户少,小灵通老用户换机的也不多。赛迪数据市场部总经理刘云飞向《IT时代周刊》指出,机卡分离的一个目的是想让老用户升级购买增值服务,而事实上,中国7200万小灵通用户以低收入人群为多,对价格很敏感,不愿轻易升级手上的机子。

也许预料到市场形势不容乐观,上海电信提早给自己的员工施压。《IT时代周刊》调查得知,早在机卡分离的小灵通上市前,上海电信就召开过区局会议,提出“全员营销”,把指标分解到每一位员工头上。每人必须售出2部小灵通,完不成任务的扣奖金,情况严重的部门就裁定下岗。

“全员营销”的结果往往是员工之间一场混战,苦果自己咽。一位员工避而不谈上海的情况,拿天津举了个例子:去年天津电信也是全员营销,员工竞相压价,最低时型号为UT318的小灵通卖到400元,买一赠一,导致天津的小灵通一下子封网。 上海今年的情况同样不妙。截止《IT时代周刊》记者发稿,很多员工的任务连一半都没有完成,情急之下,只好自己买下送人或留着备用。

豪迈的“全员营销”变成了无奈的“自产自销”。上海“100万”用户这个数字让人觉得水份多多。

增值服务可能徒劳

曾经所向披靡的销售模式与机卡分离的卖点触礁,上海电信为了挽回下滑的业绩,转而走向“真正的移动领域”——开发增值业务。然而,面对信产部给小灵通的定位“固定电话的补充和延伸”,以及手机价格及资费走低,小灵通优势渐失的情况,为小灵通开发增值业务真能挽救其逐渐下滑的趋势吗?

机卡分离与增值服务并没有解决机卡合一时代的问题——基站覆盖范围小、容量小,这是小灵通的致命缺陷。在上海,这一缺陷更是被无限扩大,再扩大。

《IT时代周刊》调查得知,尽管上海电信方面已经做出多种改进措施,但信号依旧不如人意。地铁隧道里不行,车速快的时候不行,高楼不行,地下室不行……小灵通基本功能如此不堪,增值业务的开发效果就可想而知。

原上海电信的测试工程师沈先生告诉《IT时代周刊》,随着诺基亚、摩托罗拉大量超低价手机上市,移动、联通优惠套餐频出,小灵通的优势越来越小,但涉及到增值业务,只怕首先遇到的网络稳定问题就无法解决。“300块的手机是什么概念?比以前的寻呼机还便宜。郊区很多人买个手机,只是发发短信,不打电话,比小灵通还省。如果小灵通的短信业务或者其他什么业务能达到这个水平,也许还有搞头。但目前网络不行,基站建设又到处碰壁,可能吗?” 小灵通的辉煌时代已经终结,在上面搞任何附加值都似乎显得多余。

移动联通两头夹击

目前上海移动的手机用户超过870万户,上海联通的手机用户超过400万,上海电信小灵通用户也近120万。3个数字之和,已接近除去老人和儿童的本市常住人口数。市场竞争显得异常激烈,黄浦江上的空气里弥漫着火药味。

市场形势严峻,来自上海移动、上海联通的抄断后路,让上海电信更加焦头烂额。

上海两大移动运营商首先开刀的就是低端市场,包抄小灵通的后路。TTPCom中国区总经理王耘向《IT时代周刊》介绍,“在手机价格接近小灵通的情况下,影响手机增量市场的方向已由价格转向了资费。资费还有下降的空间,所以手机会更加普及,也会影响小灵通的生存空间。”

中国联通CDMA网络总体还处于亏损状态,但上海联通一枝独秀,早已开始赢利,如今它不再局限于以往的中高端市场,试图覆盖高中低端的全线业务。为扩大低端用户市场,上海联通与小灵通“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针锋相对,推出资费低廉的“郊区卡”,以及15000部约800元的CDMA手机,争夺小灵通的后院地盘。

上海联通综合部主管邓云岚透露,“终端的价格一直是发展CDMA的瓶颈,用户抱怨终端贵,主要是利润都被永乐、迪信通等渠道商拿去了。7月,总部将出台新的规定,成立终端采购中心,全国统一采购;并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提高对终端销售及整个产业链的控制能力。” 上海移动下手更猛,不仅用低价挖走大量电信大客户,还在城郊和农村进行用户策反行动。它推出无漫游功能的“神州行大众卡”(如需漫游可另外付费申请),明眼人一看便知,它要吸引的就是小灵通的用户群。

2005年3月1日,小灵通竖起网内外差别定价的大旗,决定把短信发往移动、联通的资费调整为0.1元/条,此前则为每条0.08元。上海移动反其道而行之,调整面向中低端用户的各项资费,全面开展“拉拢运动”。

专家认为,小灵通为电信积累了移动网络建设与运营经验,稳住了部分用户群体,提供了部分有效的现金流。但也仅此而已,小灵通无法再贡献出更大的意义。在3G上马前,上海电信要想在移动通信领域占据上风,希望微乎其微。

供应商釜底抽薪

就在上海小灵通业务表面风生水起、实质郁郁寡欢之际,上海小灵通的供应商又开始添乱。

早在机卡分离推出时,坊间就曾有传闻,认为机卡分离小灵通的推出,意味着固话运营商将逐步省去小灵通的采购费用,转而交给终端厂商自己去销售,为与移动运营商打价格战埋下伏笔。

然而,不管上海电信如何期望小灵通价格可以一降再降,以吸引更多的关注目光,作为同时提供机卡合一与机卡分离两类小灵通的终端厂商,中兴通讯否认了上述传闻。

上海中兴通讯内部人士向《IT时代周刊》介绍,电信采购小灵通是通过招标方式,中兴和其他终端厂商竞标,谁中标谁就按要求生产。售出后,除非产品有重大缺陷可以返厂,一般都由运营商自己消化。小灵通机卡分离前后都是如此,运营商可以从机上小赚一点差额。即便是进入增值业务领域后,运营商的主要利润仍然来自网络使用费。

价格支持落空,供应商的战略转移又给了上海电信当头一棒。

5月初,国内小灵通市场位居第一的UT斯达康选择了裁员,范围包括专注于小灵通终端的个人通信部门,转而主攻GSM手机业务,并加强无线、宽带和IPTV业务的发展。5月12日,位居第二的中兴通讯也表示战略转移。

中兴手机事业部一位主管告诉《IT时代周刊》,中兴通讯新近成立数据事业部,致力于IP数据产品在运营商及企业网市场的推广,同时调低了对2005年小灵通业务的预期。

无法否认的是,UT斯达康和中兴通讯正是上海电信小灵通的主要供应商。

广州注册公司要多少钱

深圳工商税务代理公司

工商税务营业执照代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