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85后美女创业做音乐剧凭什么拿到黎瑞刚3000万投资

发布时间:2020-06-29 16:28:29 阅读: 来源:儿童床厂家

一个行业外的“野蛮人”,从日本软银、华创资本出来后的“金融精英”,从零开始扎根国内的音乐剧市场,短短两年间,在成功将《我,堂吉诃德》和《Q大道》等经典百老汇剧目汉化并推向国内市场后,2015年,这个团队拿到了行业内最大一笔投资,来自黎瑞刚掌舵的华人文化产业基金(CMC),金额为3000万元,而创始人杨嘉敏出生于1987年,不过28岁。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完全非科班出生的团队做出的成绩。杨嘉敏,七幕人生音乐剧创始人兼CEO,毕业于北京大学英语系,主攻英美文学,在事业顺风顺水成为金领时,白手起家推广百老汇音乐剧。目前已在国内成功上演《我,堂吉诃德》和《Q大道》,而热演中的《一步登天》也于本周末结束北京首演,于年后登陆上海。

《首席娱乐官》近日采访了这位年轻的创业者,虽然年龄不大,但杨嘉敏很是沉稳、踏实,第一次创业就获得了黎叔的青睐,杨嘉敏表示很淡定,“现在在国内做音乐剧,是一个尚未被充分挖掘的蓝海。”杨嘉敏的音乐剧公司“七幕人生”,对标的是日本的著名音乐剧公司“四季剧团”,“四季剧团的年均营业收入差不多在200亿日元,相当于16亿元人民币,而整个日本音乐剧市场的有近百亿的规模,中国目前不过是日本的10%不到,而中国的潜在市场要比日本大得多。”杨嘉敏对《首席娱乐官》说。

现在,七幕人生的团队成员大部分是“85后”,而且他们没有一个是与音乐剧相关专业科班出身的,有学金融、IT、法律的,甚至还有化学的、生物的,杨嘉敏笑着说,“我们最大的优势是团队的学习能力很强,在做一些创新时反而不像科班出身的那么多包袱。”

采访过程中,小官发现了杨嘉敏之所以能在短短两年时间内脱颖而出,成功吸引资本的注意,主要成功原因归结于以下几点:

定位独特清晰,只做“汉化版”经典音乐剧

国内的演出市场虽然规模不大,但竞争却很激烈。数据显示, 2013年国内话剧演出票房高达7.4亿元,同比增长6.5%。话剧演出生态链基本形成,已启动全国产业化发展征程。音乐剧票房收入达2.34亿元,体量较小,但增速高达21.7%。而2013年国内音乐类演出,票房总收入达43.06亿元,由此可见音乐剧的增速和市场空间很大。(参考数据,2014年仅北京地区演出类票房收入15亿元人民币,音乐剧为增长最快品类。作为与音乐剧同样的娱乐方式,电影的体量全国大概为200亿元人民币。)

金融行业出身的杨嘉敏非常在意风险和回报的投入产出比,她对《首席娱乐官》表示,“音乐剧跟电影最大的差别是电影是一个一次性的投入,并且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这个电影票房可能能够冲上10亿,或者可能血本无归。但音乐剧是需要靠时间去积累票房的。”电影一周就能达到的票房,可能需要积累5年、10年。音乐剧是一个非常市场化的产品,如果剧目本身是优质的,市场接受度高,就可以常演不衰。,那么它累计的票房未必会比电影低。例如音乐剧里经典的《狮子王》、《悲惨世界》,票房可能比全球任何一部电影的票房都要高。

而只做“经典版”的汉化,又避免了原创经验不足的风险,可以将国外已经获得巨大成功的剧目引入国内,这样以“空间换时间”,商业模式也很容易得到验证。

打通线上和线下的“O2O”

“音乐剧是一个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行业,但同样也面临互联网的冲击和颠覆。”杨嘉敏告诉《首席娱乐官》,“七幕人生”未来的目标是打造一个“O2O”的音乐剧公司。

所谓的“O2O”,就是打通线上和线下资源。“我们目标是到2017年、2018年,拥有近百万观众的体量。这些观众他是从哪来,有什么特点,我们怎么留住他,就需要把他从线下的观剧,引导到线上的平台,进行针对性的服务和营销”

在杨嘉敏看来,这些观众有一些很统一的共性:年龄在20到35岁之间,消费水平很高,受过良好教育,以女性观众为主的中产阶级。通过这些共性,可能挖掘出更多的需求。这个需求也许是社交,也许是婚恋,也许是给他推送更多的高品质的产品。“总之我们想把这拨人,通过网络的方式留住,把观众变成我们的用户。”

当然,作为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O2O”的互联网思维能否对音乐剧行业实现颠覆?目前不得而知,但小官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产品的质量,就是剧目本身的质量如何,“互联网”只能解决效率和工具层面的问题,但音乐剧这种体验式的产品,根本还是在于观众的用户体验。

善于“跨界”,向明星和大V借势

杨嘉敏在做第一部剧《我,堂吉诃德》时,完全是一个圈外人,没有任何推广资源,所以刚开始时非常被动,第一周演出上座率很低。情急之中她想出来一个“最笨的办法”,就是挨个向微博上的大V发私信,邀请他们过来看剧。比如王功权、徐小平、任志强,高晓松、叫兽易小星等明星人物,她打动这些“大佬”的方法也非常朴实,就是“挨个搜索他们的微博,谁表示过对音乐剧感兴趣,我们就定向给谁发送邀请。”杨嘉敏笑着说。

杨嘉敏甚至总结了一个给微博大V发私信的“秘籍”,对于“王功权这样的大佬,凌晨发比较好,因为早上他们起的很早,所以能第一时间看到。”没想到这招果然奏效,王功权在看完演出,还发了一条微博——“一个才25岁的女生,借亲戚的钱成立个文化公司,赴美谈判,回国招募演员,把美国百老汇音乐剧《我,堂吉诃德》愣搬进中国,在北京木马剧场以英文版上演!女主演是上海音乐学院刚毕业的学生,流利的英语对白,精湛的演艺,把一个底层社会女性角色演得感人落泪,全场掌声雷动。新一代青年真不简单!”被投资界誉为“诗人”的王功权先生较早之前发过这样一条微博,引来众多议论和转发。

借着第一拨“大V”的推荐,杨嘉敏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批核心观众,并且在这时候引来了资本的注意——那就是现任上海文广董事长黎瑞刚的注意。

至于杨嘉敏和黎瑞刚“黎叔”的故事是怎么开始的?下面这篇专访带你走进立志于做“中国百老汇”的创业者杨嘉敏的音乐剧世界。

对话杨嘉敏:这一定是会诞生一个“中国百老汇”的时代

《首席娱乐官》:现在你们有没有统计过在音乐剧上,这三年票房大概有多少,或者说收入有多少,有没有这方面数字的统计?

杨嘉敏:我们是从2012年开始演出的,2012年的时候做了20场,2013年的时候60场,2014年就做了200多场,差不多是这样的一个速度。然后2014年的话,《Q大道》一部剧差不多近2000万的收入吧。

《首席娱乐官》:华人文化基金最近投资了你们,也是他们投的第一个音乐剧项目,这个故事开始是怎么开始的?

杨嘉敏:其实最早黎叔跟我们接触,应该是追溯到《我,堂吉诃德》时期了,其实这个过程非常漫长。

当时是CMC团队的一些人来看了《我,堂吉诃德》,他们看完后给我反馈,觉得我们做出来的东西其实已经非常接近百老汇的风格。因为国内有很多人在做原创音乐剧,但是可能出来的这个效果,都会离百老汇那个调调有一点距离。因为我们一开始就确立了主创团队必须是外方跟中方去配合。外方无论如何是比我们理解百老汇的,而百老汇在国内实际上属于一个新的娱乐品类,制作方面的人才非常匮乏。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学习的过程。这样配合下来做出来的感觉就比较原汁原味。

我们是觉得,国内不缺市场,缺的是优质的内容。音乐剧作为欧美的艺术形式,要保证内容优质,首先需要血统纯正。另外音乐剧虽然台上看着唱歌跳舞很热闹,背后需要非常精细严密的制作和管理。这些都是需要通过与国外团队的配合去学习的。初步的一个合作是我们在2013年,因为那个时候对于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来讲,我们的规模体量太小了,我们才做了20场演出。他们基金不太可能投我们,但是希望长期能够关注这个团队,觉得这个团队很年轻,也很有闯劲。他们介绍了华人文化基金投资的TVBC,参与了《Q大道》的项目。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一个过程,他希望通过一个项目的合作,更深入的去了解你的团队,了解你的业务模式的的一个过程。

《首席娱乐官》:那么最后,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跟黎瑞刚谈到融资的事情的?

杨嘉敏:《我,堂吉诃德》是2013年10月份在上海首演,当时就请黎叔过来看。请他是很不容易的,他的行程特别满。那个时候我刚从上海回北京,他助理突然跟我说黎叔当天晚上会去看剧,我就当天5点多钟马上订了下一班飞机,我说我一定要赶过去跟他见一面,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本人。他看过剧后也挺开心的,看完后大家交流了一下。黎叔作为国内文化产业领头羊式的人物,对文化市场的发展、格局、投资战略方面有很深的思考和理解。而且在商业层面,对信息化、互联网思维、模式等方面认同度非常高。而且通过《Q大道》项目的合作,估计也是获得了一些TVBC方面的反馈,觉得我们还算是靠谱吧。

但是后来其实再到真正他们去决策,中间又有一些波折。当时和黎叔聊完后,我是满怀信心和希望的。但是从那以后,就没有什么联系了。这个等待的过程还是很煎熬的。毕竟作为行业大佬肯定了你,然后又没信了,还是有一些心理落差的。这段时间我们就该干嘛干嘛了。5月份的某一天清晨,我跟我们票务的同事在58同城的楼底下在摆摊卖票,接到黎叔的电话,他说由于最近半年非常的忙,所以没有联系我们,但是现在已经决定了,回头让同事跟我对接投资的事。那一刻我觉得更有信心了。

《首席娱乐官》:那你究竟当时跟黎瑞刚说了什么,结果他投资了你呢?

杨嘉敏:对于我们这个项目,他说其实不是看中短期内财务上的收益,他认为这是一个会催生中国百老汇的时代。黎叔是一个很相信年轻人的人,可能跟他个人经历有关系。他很年轻就成为文广的总裁,他觉得这个事情应该交给更有……怎么说?更能跟这个时代的一些趋势去结合的年轻团队。因为音乐剧是一个舶来品,在国内还是属于新鲜事物。新鲜事物从市场来看,更容易接受和消费的是比较年轻的群体。我们作为一个年轻的团队,也会更理解同龄人的想法。另一方面,演出市场你会发现大家走的得非常非常慢,甚至可能比餐饮行业还慢,但是餐饮行业都有很多互联网思维。但是演出市场没有。这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其实在国外,音乐剧是一种很大众的娱乐方式,和电影一样,大家的日常娱乐里面,进剧场看剧是一个稀松平常的行为。但是在国内,音乐剧甚至还没有作为娱乐方式的一种进入大众的视野。所以黎叔也觉得需要有一些新的方式去做这样的一件事情,这些理念上我跟他聊的时候是很契合的。

关于《首席娱乐官》:有趣、有料、有态度的娱乐产业垂直媒体,微信公众号:yuleguan001

金大宝pos

金小宝

金付通po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