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王书金谈上诉动机不能让别人替自己背黑锅

发布时间:2021-01-21 17:22:44 阅读: 来源:儿童床厂家

法治周末记者 刘立民

发自河北邯郸

时隔6年之后,2013年6月25日上午9时,王书金强奸杀人案二审,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

“久违的王书金强奸杀人案将于6月25日在邯郸中院开庭审理。”早在几天前的6月20日,王书金案要重新开庭的消息便通过网络迅速传播。

1994年8月,一名中年妇女被强奸杀死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中,经侦查,公安机关认定系鹿泉市下聂庄村人聂树斌所为,经过一审、二审,聂树斌在1995年4月被执行死刑。

戏剧性的一幕在10年后发生——2005年年初,河南荥阳警方在排查可疑人员时,发现一个叫王书金的河北广平人,此人主动交代了6起强奸杀人恶行,其中包括石家庄西郊那起案件。

然而,在审理王书金系列案件时,检察机关却未对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提起公诉,一审判决后,王提出上诉,认为不能让别人替自己“背黑锅”。

2007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对王书金案二审开庭审理,此后该案便了无声息,沉寂6年未能作出判决。

由于牵涉到已被执行死刑人聂树斌的清白,王书金自认的石家庄强奸杀人案能否被法院认定?聂树斌案能否启动再审程序?一案两凶谁才是真凶?这些问题一直受到社会的普遍关注。

公众对王书金案的再次开庭多持乐观态度,有媒体称“聂树斌案将峰回路转”,甚至有人认为这是法院为聂树斌平反的一个信号,但一些了解案件核心内容的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事情的发展充满变数,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首先是王书金,尽管他当初言之凿凿地坦承起诉书以外的犯罪行为,但时隔6年,王书金的思想是否发生变化?他当庭翻供怎么办?其次,即便王书金依然认罪,法院会不会认定?毕竟时间久远,一些关键证据灭失,仅凭口供定罪仍旧缺乏严肃性。”上述知情人士说。

聂家的申诉

河北鹿泉市下聂庄,是地处太行山东麓的一个偏僻小村庄,6月22日上午,连续下了两日的细雨初停,这里的空气格外清新。

“看到没有?从那颗大槐树往西南方向一直走,就到聂树斌家了。”在下聂庄村,问到聂树斌,村民无不扼腕叹息,“这孩子太冤了。”

这是一座典型的农家小院,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正坐在院中桃树下接受媒体的采访,尽管年近古稀,尽管没有学历,但张焕枝老人说起话来却思路清晰,头头是道。

聂树斌的姐夫告诉记者,得知王书金案要开庭,这几天来访的记者特别多,8年来,正是由于媒体的支持、律师的帮助,母亲张焕芝才能坚持下来,也学到不少法律及社会知识。

聂家只有聂树斌和姐姐两个孩子,1994年,技校毕业的聂树斌留在校办工厂上班,同年国庆节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罪名是“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而彼时,聂树斌还不满20岁。

“我们全家都不相信树斌会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他生性善良温和,由于有些口吃,别人说什么他都笑眯眯地去听,从不反驳,怎么可能强奸杀人?”张焕枝告诉记者,她认为公安机关肯定搞错了,过一段时间就会放儿子回家。

然而,张焕枝等来的却是儿子的骨灰。

1995年4月28日,老伴聂学生到看守所送东西,才得知聂树斌已于前一天被执行死刑,没能见儿子最后一面成为永久的痛,“他临终前肯定有话要对亲人讲”。张焕枝说。

转机在2005年出现,《河南商报》记者的造访证实了聂家人心中的疑惑,“儿子是冤枉的,强奸杀人犯另有其人”。

“申诉的第一步走得十分艰难,没有判决书申诉状无人接收。”张焕枝表示,为了得到聂树斌案的一、二审判决书,她和律师多次去法院,法官都以领导正在调卷等理由拒绝提供,为此奔波了一年多,仍未能从司法部门得到判决书。

关于聂家最终得到的判决书,有媒体报道说,“如有神助,聂家突然接到了匿名特快专递,打开一看竟是判决书”,对此,张焕枝解释说,此报道不实,实际是通过关系,从受害人父亲那里得到了判决书的复印件。

判决书拿到后,阅卷又成为最大难题,作为张焕枝、聂学生刑事申诉案的代理人,刘博今律师告诉记者,河北省高院审监庭拒绝律师查阅卷宗,理由是“刑事案件再审申请后到裁定再审前,这段时间没有律师阅卷的规定”。

时至今日,聂家的申诉之路走了8年,所取得的成效只有两份判决书、及一份最高法院将申诉材料函转河北省高院的通知。

凶手是王书金?

时空转换、阴差阳错,石家庄鹿泉与邯郸广平相距200多公里,王书金、聂树斌,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命运却联系在一起。

“根据办案经验,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凶手非王书金莫属。”6月23日,在邯郸广平县,当年经办王书金案的县公安局侦查人员向记者列举了数条理由。

其一,2005年1月,河南警方在排查可疑人员时,对王书金本人及所犯罪行一无所知,王却竹筒倒豆子般供述了6起强奸杀人案,没有外界因素干扰,这应当是王书金真实意思的表示。

其二,案发10年后,王书金带侦查人员两次到现场指认,所供述犯罪过程与实际案情基本吻合,如果不是其本人所为绝对不会有如此清晰的记忆。

其三,王书金生于1967年,没有上过一天学,是标准的文盲,他自闭多疑、生性残忍,强奸妇女后一般不留活口,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符合这一特征。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确认王书金为该案的强奸杀人凶手,那么聂树斌就是清白的,就要有人为聂树斌案负责,因此广平县公安局在侦办王书金案时,承受了巨大压力,侦查终结时,王书金交代的6起案件,起诉意见书只涉及了4起。

“如果没有聂树斌已经为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付出生命,定王书金为凶手一点问题也没有,公安机关办案也不会有这么大阻力。”这位知情人士说。

被搁置的两起案件,除了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还有王书金交代的本地另外一起强奸杀人案,“王书金带公安人员准确地指认埋尸地点,并起获尸骨,不是他作案还有谁?只是时间太长,不能做DNA鉴定,无法确定死者身份,不得不放弃起诉”。

“所幸,公安、检察机关将案卷完整移交到法院。”王书金的辩护人朱爱民律师告诉记者,在侦查、起诉阶段,如果把与提起公诉案件无关的证据材料撤出卷宗,那么王书金便不能就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提出上诉,聂树斌案或许永远沉寂下去。

上诉,为自己加罪?

2007年4月,邯郸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由于起诉书未涉及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尽管有王书金的当庭供述,法院依旧没有认定,于是,王书金提出上诉。

王书金在上诉书中说,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不是说不在乎多一起或少一起案子,而是不愿意看到因为我的原因而使他人替我承担如此严酷的刑罚,给别人的家 庭带来伤害和不幸。我强调石家庄西郊玉米地这起案件系我所为,并不是和哪个人或哪级政府过不去,而是带着一颗悔罪的心来正视这个问题,还事实本来面目,还 被冤枉的人清白。

王书金认为,只有承担了应有的罪名,才能还社会以公道,促进社会和谐稳定,也就是对社会和国家作出贡献,希望上级法院能够认定他的这一行为属于重大立功。

针对王书金为自己加罪的做法,从他提出上诉至今,一直受到社会的质疑,有人认为王书金动机不纯,是在搅混水,目的想多活几天。事实上,王书金不仅因此多活几天,至少多活了6年以上。

王书金上诉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其辩护人朱爱民认为,就上诉书而言,王书金是真诚的。

作为王书金的辩护人,朱爱民免费为其提供法律援助,“8年来,所有费用都是我自己承担,还要搭上时间,没有别的,就是为了法律的尊严和社会的公平正义”。

朱爱民说,王书金外逃10年,虽然在河南成家,有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但时时刻刻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不敢与外界交流、做恶梦,见到警察或警车神色慌 张,这才有了春节期间公安机关排查时在派出所痛快淋漓的供述,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把自己的所有恶行说出来,会疯的”。

对王书金而言,多一起或少一起案件并不能决定他的生死,王书金被移交河北警方后,包括上诉阶段,多次供述自己在石家庄西郊所犯下的罪行,可见他并非为了多活两天,而是人性的回归、良心发现。朱爱民表示。

庭审现场,王书金未翻供

2013年6月25日9时,王书金案二审继续在邯郸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法治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邯郸中院门口两侧放了近200米的警戒线,凡靠近者都要受到盘查。

虽然开庭前一天记者就前来联系旁听事宜,仍未拿到旁听证,与来自全国各媒体的数十名同行被请到二楼休息厅,获知旁听没有席位,可以在休息厅登录微博了解庭审情况。

河北省高级法院官方微博称:旁听的有专家、记者及各界群众200余人,聂树斌的母亲及姐夫被特别准许进入旁听。

微博称,庭审中,重点就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发生交叉的环节展开审理,王书金依然坚持自己的上诉理由,辩护人也认为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系王所为,但公诉方却认为与王书金无关。

公诉人认为非王书金所为的理由有四点。

第一,王书金关于被害人尸体特征的供述与案件实际情况不符,尸体上有一件花衬衣缠绕在颈部,而王书金没有供述这一细节。

第二,王书金供述的杀人手段与实际情况也不符,该案中除被害人尸体颈部有花衬衣缠绕外,全身未发现骨折,系窒息死亡。王书金的供述是先掐被害人脖子,后跺胸致人当场死亡。

第三,王书金供述的作案时间与实际案发时间不符。

第四,王书金关于受害人身高的描述也与实际不符。

公诉人推断:王书金打工的工地据案发现场不过100米,王对周围环境比较熟悉,案发后,公安机关找王书金及其工友了解过情况,现场勘查时,也有不少人围观。所以,王书金供述了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的现场部分情况,不足为奇。

休庭后,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召开小型记者招待会,就庭审情况做了通报和解答。

针对公诉方的四点理由,朱爱民表示:“已经过去十几年,人的记忆会逐渐减退或消失,一些细节记不清楚也属正常,有证据证明,公安机关勘查现场时王书金已经离开,到别处打工,另外,现场尸体高度腐烂,身高量不准确也有可能。”

据朱爱民介绍,公诉方当庭提交了部分证据,但都是聂树斌案卷材料的复印件,没有原件无法质证,因此辩护人要求法庭延后审理,并请检方提供聂树斌案件的全部卷宗,辩护人阅卷后再继续开庭审理。

辩护人的此番建议得到审判长的支持,宣布休庭。

但对于王书金的辩护人提出查阅聂树斌案卷的要求,有人担心,恐怕难以顺利满足。因为,聂树斌案的申诉代理人曾要求调阅案卷,数年而不得。

开庭前两天,有一则消息在网上疯传,“据内线消息,6月25日庭审,王书金将翻供,并且已经在看守所做过开庭排演”。

得到这一消息,朱爱民尽管口说不可能,但也忐忑不安,毕竟6年没见王书金了,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直到6月24日会见王书金,心里才有了底。记者见面会上,朱爱民郑重宣布:“经过庭审的检验,网络上关于王书金要翻供的消息纯属谣言。”

王书金案何时再开庭审理?其结果如何?聂树斌案能否启动再审?依然充满悬念。

(本报记者孟伟阳对本文亦有贡献)

腾讯彩票app

天途

剑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