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征服美艳的护士妈妈第十九章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4:09 阅读: 来源:儿童床厂家

第19章:妈妈的烦恼

第二天,虽然还是礼拜天,我还是很早的就爬了起来,虽然昨天的一整天,让我感觉到异常的疲惫,不过却让我觉得异常的刺激以及兴奋。

毕竟现在的妈妈,正在按我的计划,一步步的沉沦。她心中那些保守的东西,正被我一个个的击的粉碎。估计妈妈到现在还不能理解,自己昨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任由我在大白天这般的玩弄自己,而且是在人口嘈杂的游乐场。

这种事,在以前的她看来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毕竟昨天的这一切,自己的老公都没和她这般做过。妈妈自己估计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正一步步的发生着改变,而且这些改变正朝一个异常危险的方向发展着,我当然不会提醒此刻正陷入迷茫中的妈妈,我要做的只是一步步的征服妈妈,一步步的改变妈妈。同时也在思考着该如何让妈妈接受乱伦这件事。

虽然说现在的妈妈已经改变了许多,对我的本尊的态度也不在那么的冷淡,不过想用本尊来玩弄妈妈,现在对我来说还是一个无解的答案,既然没有答案,我便不在这上面更多的纠结了,毕竟现在对于我的分身,已经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成果了。人不能太贪心了,我这样告诫着自己。

走出房间后,我看到了正在厨房中忙碌着的妈妈。

「妈妈,这么早就起来了呀,昨天看你那么累,不多休息会么?」听着从背后传来的我的关心的声音,让妈妈不由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在她转身的瞬间,我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纠结的神情,不过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

如果我不是时刻在关注着妈妈的话,妈妈的这一小动作很可能会被忽略过去。

「啊——儿子,今天难得礼拜天,你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呢?」只见妈妈顷刻间恢复到了正常的样子,和蔼可亲的说着。

「早点起来,一会好复习功课呢,毕竟我要把以前落下的赶上去呢,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听到我的回答后,妈妈的眼神突然闪烁了一下,估计是我的话刺激到了她,让她联想到了昨天和自己小情人那疯狂的一天。

自己的儿子正拼命的改变着自己,拼命的学习的时候,自己竟然在外面做这些不堪的事情,让妈妈感觉对不起自己的儿子。以至于让妈妈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怎么了,妈妈,看你的表情好像还是很不舒服的样子呢,如果真不舒服的话,就别勉强自己了,再回去睡会吧,我随便吃点东西就可以了,吃完我就去看书了。」「啊——妈妈没事,只是觉得儿子真的懂事了,你先去休息会,妈妈一会就将早餐准备好了。」听到我的话后,妈妈显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解释道。我听妈妈这么说后,知道自己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便答应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过了不多久,就发现自己的房门被推开了,门口站着面带微笑的妈妈,还没等我说什么,就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儿子,先来吃饭吧,吃完再看。」

我答应了一声,便跟着妈妈走出了房间。我看到此刻的爸爸已经坐在了一旁,开始享用着丰盛的早餐,看到我后,便和颜悦色的说道。

「听你妈妈说,你一早起来就开始在复习功课了呀。」「是啊,老爸,到时期中考试的时候,如果我成绩好的话,记得要带我出去玩哦。」「哈哈,这才刚开学,你就在惦记着期中考试后的事情了啊。」「那是,奖励先要好么,这样学习起来才更有动力么?」「哈哈,好,如果到时你考的好的话,我肯定带你出去玩。」「老爸,这话我可记住了哦,你到时不准耍赖哦。」「好了,你们爷俩就别光顾着说了,快点吃早饭吧,吃完我也好收拾么。」就在这时,妈妈的声音适时地响起了。我不由的吐了吐舌头,慌忙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吃起了早饭,而爸爸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着享用着美食。

很快,我们就将桌上的美食一扫而尽了,就在这时,我听到爸爸略带歉意着说道。

「老婆,一会局里有点事情要我过去一趟,今天还是不能陪你了。」「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还讲什么陪不陪的,你有事就去忙吧。」「还是老婆通情达理呢。」我听着爸妈说着情话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有点刺痛。不过看着妈妈对爸爸的态度,也让我安心不少,至少妈妈已经完全的接受了自己的建议,为了不让爸爸发现什么端倪,还是维持以前的样子。就在这时妈妈显然发现了坐在一旁的我,慌忙说道。

「喂,你别太得意了啊,儿子还在旁边呢。」

妈妈的话一下子点醒了爸爸,只见爸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而我作了一个不要在意我的手势,让爸妈又是一阵大笑。

这场景,如果让陌生人看到的话,绝对会认为这是幸福快乐的一家人,显然不会意识到其中的暗潮汹涌。我吃完早餐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同时打开了家里的监控。

我看到妈妈正一个人在厨房中收拾着,而爸爸也准备着要出门。

「老婆,我先出去了啊。」

「恩,记得早点回来。」

妈妈没有任何异常的回答着,直到传来了爸爸关门的声音。妈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呆呆的朝门口望去,脸上露出了一丝冷色,丝毫没有刚才和爸爸说话中的样子。

看到这,我自然知道,刚才的妈妈,只是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和爸爸和颜悦色的交流着。我不由的对妈妈的演技深深地折服了,毕竟如果我不知道其中的缘由的话,肯定也被妈妈给糊弄了过去。

只见妈妈一脸冰霜的做着家务,不知道此刻的她心中在想些什么。看到这我也关上了监控,开始认真的学习了起来,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突然我听到了敲门声,此刻在家中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所以现在的敲门声显然是妈妈在敲我的房门。

「请进。」

听到我的声音后,门才被缓缓的打开了,只见妈妈微笑的站在门口,手中端着一盘水果。这好像是在我的记忆中妈妈第一次敲我的房门,以前的妈妈都是直接走进来的,根本不会先敲我的门什么的。

「儿子,学习的辛苦了,妈妈给你准备了点水果,你先休息一下,吃点水果再复习吧。」我这才放下了手中的课本,抬起头,看着妈妈,一脸开心的说道。

「谢谢妈妈。」

只见妈妈将手中的果盘放在我的桌上后,便走出了房间,显然她不想打扰我认真复习。看着妈妈走出房门后,我便吃起了妈妈给我准备的东西,一边吃着一边想着,以前的自己是不是享受过现在这种待遇呢,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到,这应该是第一次吧。看来妈妈对我的态度是真的改变了,这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只有改善了和妈妈的关系后,我才能有机会趁虚而入,让妈妈最终接受自己,虽然这路还很漫长。

我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课本,时间又这样过去了。很快到了妈妈准备午饭的时候了,厨房中传来的声音,也证实了我的想法。

我觉得此刻是试探妈妈对昨天的事情的态度的好机会了,便拨通了妈妈的手机,客厅中传来了妈妈的手机铃声,不过迟迟没有人接听,看来做饭中的妈妈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在这种时候打电话给她吧。

「妈妈,你的手机响了。」

我在房间中大声的叫喊了声,很快妈妈便从厨房中走了出来,拿起了摆在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电话后,让她不由的一阵紧张。不时的朝我的房门望着,确定我没有出来后,才小心翼翼的接起了电话。

「亲爱的,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呢?」

还没等妈妈说话,我便抢先说道。

「你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呢?」

只见妈妈小声的说着,同时不安的看着我的房门。

「怎么了么,还不是想你了么,昨天怕影响你休息都没敢打扰你呢?」听到我的解释后,让妈妈的心中不由的一暖,刚才的抱怨也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难得你不希望我打你电话么?」

见妈妈没说话,我便接着说道。

「不是啦——」

妈妈赶忙解释道。

「那你怎么那么久才接呢,我以为你生气了呢?」「我刚才在厨房准备午饭,没听到,还是我的儿子提醒我来电话了。」只见妈妈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厨房,接着便将厨房的门关上了,看来她是担心自己的通话会被我这个儿子发现吧。

「这样啊,那真是对不起,没被你儿子发现吧。」「这倒没有,他还在自己的房里没有出来呢。」「这样我就安心啦,对了,昨天的感觉怎么样呢?」听到我的话后,我在监控中都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妈妈的呼吸急促起来,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红韵。

「讨厌——」

过了半天,电话中才传出了略带急促的这两个字。

「嘻嘻,难道你不喜欢么?」

「当然不喜欢啦——」

妈妈的声音不由的大了起来,不过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儿子还在房间里,急忙捂住了嘴,同时走到厨房门口,偷偷的瞄了一眼我的房间,看我没有任何动静后,才安心下来,自己的儿子看来没有听到。

「怎么会呢,昨天你不是很兴奋,也很舒服么?」「我哪里有舒服了,我警告你哦,昨天这种事情下不为例,如果你在这样的话,我以后就不理你了。」听着电话中传来妈妈略带温怒的声音,我不由的觉得,昨天的事对妈妈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看来冷静下来后,妈妈还是觉得那种行为是不妥的。其实我本来也没想过一次就能击碎妈妈那顽固保守的想法,所以对此也不是很意外。

「嘿嘿,知道啦,那你告诉我昨天是不是很刺激呢?」「这——这——」只见妈妈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看到妈妈这般摸样,我自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虽然妈妈嘴上不愿承认,其实在心中还是觉得昨天的一切给她带来了说不出的刺激以及快感,只是依旧无法逾越心中那道坎而已。

既然妈妈的心中不是那么抗拒,那么让妈妈冲破那道坎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对此我有信心,通过我潜移默化的调教,总有一天会让妈妈接受这一点。于是我便不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结了,毕竟如果让妈妈产生排斥的心里那可就有点得不偿失了,于是我便开口道。

「对了,亲爱的,你现在和你老公怎么样呢?」「和他呀,还不是老样子。」看到我不在问她昨天的事情后,妈妈显然松了一口气,毕竟昨天的那一切对她来说仿佛就是一个梦一般,那么的不真实,虽然感觉很刺激,不过还是无法启齿。

「你不会已经和他摊牌了吧。」

我故作紧张的问着。

「放心啦,我听你的建议,还是和他保持原来的那样,当做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这样啊,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一个冲动已经和你老公摊牌了呢?」「放心,我还不会那样的冲动呢。」「对了,你还记不记得答应我的事呢?」

「什么事?」

妈妈一脸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答应,以后只和我一个人做爱呀,包括你的老公都不让碰你呀。」妈妈显然没有意识到我会突然提起这样事,让她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过没等一会,就从电话中传来了妈妈咯咯咯的笑声。

「亲爱的,快告诉我拉。」

「你猜呢?」

「这个——」

面对妈妈的反问,让我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接妈妈的话语。

「嘻嘻,就不告诉你。」

听到我无奈的声音,妈妈仿佛异常高兴的样子。看来妈妈很享受我吃瘪的样子。

「好老婆,告诉我拉——」

「哼,谁让你昨天那么欺负我,我就不说。」

看来妈妈是铁了心,不准备告诉我答案了,面对这般景象,我自然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了,只能在以后找机会验证妈妈是不是会遵守答应我的事。不过现在妈妈对爸爸的意见那么大,显然也不会轻易让爸爸碰自己,想到这我也不再追问了。

和妈妈继续聊了一会后,才挂上了电话。挂上电话后,妈妈的心情仿佛十分的高兴,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做着午饭。

「儿子,午饭做好了,快出来出吧。」

过了好一会儿,我听到门外传来了妈妈的声音,便放下手中的笔走了出去。

面前是满满一桌子我喜欢的饭菜。

「妈妈,这是?」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妈妈。

「怎么,看你最近那么用功,特意做些你爱吃的犒劳你一下,别傻站着了,还不快点坐下来吃。」于是我便急忙坐到了餐桌旁,开始享用这一顿丰盛的美食。

「对了,妈妈,刚才是谁给你打电话呢?」

我吃到一半,突然开口问道。

听到我这么问后,妈妈心中不由的一阵紧张,停下了手上的筷子。

「这个啊,是妈妈的同事打来的,问我下午要不要一起出去逛街。」「这样啊。」我随意的回答着,不时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观察着妈妈。发现妈妈此刻竟然不敢正视我,看来对我说谎让妈妈的心中感觉很是不安。毕竟现在的我和以前可是完全的不同了,在妈妈心中的地位也已经很重了。虽然妈妈能在爸爸面前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却不忍心欺骗我。

不过总不能让妈妈说实话,说是自己的情人打来的电话吧,并且这个情人的年纪还和我相仿,这种事,妈妈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的。

接下来的用餐中,妈妈显的沉默了许多,而且脸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不知道妈妈此刻在想什么,不过我也没准备继续试探妈妈,而是专心的吃着我的饭菜。很快我便吃饱了,和妈妈打了个招呼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妈妈一个人坐在餐桌旁,独自沉思。

就这样,几天过去了。在这几天里,我还是不时的和妈妈打电话,述说着对妈妈的思念,而妈妈也没有任何异样的表达着对我的感情。不过每当我提出什么时候出来见一面的时候,却一次次被妈妈巧妙的拒绝了,对此让我不由的有些着急起来。

看来妈妈对于我的负罪感,让她决定暂时不和我见面,也许是怕我会发现什么端倪,也许是不忍心为了和自己的小情人见面再次编瞎话欺骗我,总之,让我想进一步调教妈妈的计划一次次的落空了,对此我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改变竟然会成为我调教妈妈的绊脚石,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的失策呢。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再次和妈妈约会,当然也没有机会在享用妈妈那迷人的身体。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意外的接到了陈洁的电话。

「你最近是不是光顾着和王护士幽会,都把我给忘了呢?」接通电话后陈洁就是一阵的埋怨。

「当然不是啦,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你这样一个美女呢?」「咯咯咯,你就是小嘴那么甜,你老实告诉我你和王护士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想到她的直觉竟然如此之准,让我不由的一阵后怕,我便将最近王护士不愿和我出来的事告诉给了对方。听到我的解释后,陈洁仿佛听到了十分好笑的事情一般,一个劲的笑着,这让我不由的一阵恼火。

「好啦,别笑了,你有没有好主意呢?」

听到我的语气中有一丝的不悦,对方终于停下了笑声。

「要不这样,你这周六来我家一趟,我来帮你参谋参谋怎么样呢?」「好啊,那到时你一定要给我想个好主意啊。」「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再次得手的。」于是我们约定好,这周六在陈洁家中见面。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不断的思考着对策,不过每次和妈妈的电话都让我无功而返,看来还是要看看陈洁有没有什么好办法了,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周六。

这天早上,我和爸妈说好,要去同学家复习功课便离开了家,直奔陈洁家去。

虽然说我和陈洁见面的次数已经很多了,而且她家我也已经去了不止一次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她还是让我感觉异常的紧张,不像和自己妈妈相处的时候那样,能够让我始终把握着主动权。

陈洁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我这样想着,不由的放慢了步伐,离陈洁家也已经不远了,我要好好想想接下来该如何面对对方,毕竟我可不想一次次被陈洁牵着鼻子走了。而且陈洁的笑容让我也觉得十分的不自在,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仿佛被对方看透的感觉,仿佛陈洁早就知道这个张峰其实是我假扮的那样。

想到这我不由的冒出了冷汗,应该不至于吧,我摇了摇头,将这可怕的念头丢到了脑后。不过让我始终无法理解的是,陈洁的老公面对这样一个尤物,为什么还会做出一系列过分的事情,从而最终将陈洁从自己的身边逼走了。

我想正常的男人,面对这么一个尤物疼爱都来不及,只会想着如何呵护对方,不过这个答案我始终无解,估计只有她老公一个人才会知道吧。我当然也不会傻乎乎的去问陈洁她和自己老公的事情,这样做的后果只会惹的对方不高兴。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我已经来到了陈洁的家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按响了门铃。几乎是在我按响门铃的同时,房门便被打开了,仿佛对方一直在门口等着自己一般。

只见陈洁笑眯眯的站在门口,静静的望着我。今天的陈洁打扮的还是那样的光鲜亮丽,尤其是那双黑色的丝袜紧紧的将她那迷人的双腿包裹在了其中,让我不由的咽了口口水,其实我对丝袜也有着异样的感觉,那股丝滑的感觉,让我简直无法自已。

「怎么,发什么呆着,还不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陈洁都会让我有一阵失神,听到她的话后,我故作镇定的什么也没说,走进了屋子,随后陈洁便关上了房门,站在了我的身旁。

为了弥补我刚才的失态,我什么也没说,径直的走进了客厅坐到了沙发上,而对方也紧随着我的步伐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身旁。一股淡淡的幽香从旁边传来,让我不由的精神一震,贪婪的吮吸着那股芬芳。

「你今天过来好像是拜托我什么事哦,怎么一坐下来什么也不说了呢?」看到我一直没有说话,眼神迷离的样子,陈洁终于开口打破了这沉默。耳边传来了陈洁银铃般的声音后,终于将我带回了现实。是啊,我今天过来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的,怎么会光顾着享受着眼前的美景,而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我不由的一阵懊恼,随着陈洁的率先开口,我自然也被陈洁抢占了先机。

「啊——不好意思啊,阿姨实在是太漂亮了,所以让我一下——」「咯咯咯——」听到我的话后,身旁传来了陈洁银铃般的笑声,还没等我仔细的回味这一切,陈洁的声音便再次的想起了。

「你的小嘴还是一样的这么甜,不过既然阿姨这么漂亮,你为什么不经常来看看阿姨呢?」陈洁的话一下子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我不由的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看着对方。陈洁仿佛十分喜欢看我这般不知所措的摸样,于是便继续逗着我。

「那你说阿姨和王护士谁更漂亮呢?」

「这个——阿姨和王护士给人的感觉不同,都很迷人。」「哦?你这小坏蛋,竟然回答的这么模棱两可,算了,不逗你了,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上次在电话中虽然你和我说了目前的情况,不过也不是很详细,现在你可以仔细的告诉我你和王护士间发生了什么,这样的话我才能更好的帮你出主意。」我没想到陈洁会这般单刀直入,不过这样的话也好,也省了我不少的事情。

于是我便将游乐场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对方,包括在摩天轮中如何的玩弄王护士,以及在木马上如何的调戏对方。

只见陈洁专心的听着我的叙述,没有丝毫打断我的意思。不过她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笑眯眯,渐渐的便的异常的惊讶,直到最后惊讶的捂着小嘴,不敢相信我所说的事情。在我全部叙述完后,陈洁陷入了沉默之中,显然她在消化我刚才的信息,毕竟在她的印象中王护士可是个十分正经保守的女人,没想到她竟然会被我这般的玩弄,过了好一会,她才终于将所有的信息消化完全,只见她慢悠悠的说道。

「没想到你竟然能让王护士做出这种事情来?」「恩?有什么问题么?」「不是有什么问题的事情,我对王护士可是很了解的,在我的印象中她可是十分的保守的,即使是在聚会或者别的什么活动的时候,都是穿着十分保守的衣服,没想到,你竟然能让她在大白天的就脱光衣服玩弄。」「那——」我期待着陈洁的话语,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陈洁喘了一口气后便接着说道。

「不过从你能让王护士做这些事,她还没有拒绝的情况来看,你在她的心中应该已经有了十分重要的位置,而她这么做显然也是十分心甘情愿的,不然的话现在就不是不愿见你那么简单了,估计你连她的电话都打不通了。」「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呢?难道说是我做的这一切让对方产生了反感,从而让她对我产生了疏远的想法?」我不安的问着,我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告诉陈洁,王护士这样做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不起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现在正拼命的朝好的方向发展,而自己却在外面和与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小男生做出这些不堪的事情。

「这倒不是,有可能是王护士无法马上适应这一切,毕竟她的保守可是经过那么多年养成的了。也许是由于她在害怕什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听着对方的分析,没想到她能那么快的抓住重点,这下倒让我对陈洁产生了期待,不知道她有什么好办法打破眼前的僵局。

「那我应该怎么办呢?」

我急切的问道。

「你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恩?这话怎么说?」

「现在既然王护士不肯主动来见你,你何不主动去见她呢?」「主动见她?去哪?难道是她家,那万一被她儿子或者老公发现的话后果可不堪设想啊。」「咯咯咯——」听到我的话后,陈洁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个劲的笑着,这让我不由的有些着急起来,我知道陈洁这摸样肯定心中已经有了主意,此刻的她只是故意为了戏弄我而已。

「好啦,我的姑奶奶,你能不能别在卖关子了,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告诉我该怎么做呀——」只见陈洁稳定了下情绪,才继续说道。

「见王护士的地方自然有很多,比如说她经常散步的地方,她上下班的路上,亦或是她工作的地方,亏你能想得出去她家见她。」被她这么一说我不由的不好意思起来,看来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么简单的事情我竟然没有想到,于是我便不好意思的说道。

「去医院的话,万一被别人看到也不是很好啊——」「你啊——」陈洁说到这用她那小手轻轻的敲了下我的脑袋。

「王护士不是会有晚班呢,你那时去见她不就好了,真是笨啊。」「对哦,不过我记得值班的时候应该有两个人吧,如果被她的同事看到的话也不是很好。」「这你就放心吧,你就挑她和我一起值班的时候来不就得了,这样就不用害怕什么了。」「对哦,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两才能一起值班呢?我可不想等太久啊。」「瞧你猴急的摸样,放心吧,最近我会看看王护士什么时候值班,到时我和别人换一个班就好,这样就行了?」「真的?」「那是,我的话你还不相信么?」

「真是太谢谢你了。」

说着我便飞快的亲了陈洁一口,此刻的陈洁显然没有意识到我会突然袭击,一下子愣住了,看到对方这般摸样,我不禁有些得意,这样我才算扳回了一成,不过我当然也不会就此得意忘形起来,毕竟眼前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怎么啦,一脸吃惊的摸样。」

听到我的声音后对方才不由的恢复了意识,只见她笑着说道。

「没想到你这个小坏蛋竟然会给我来这么一手。」「嘿嘿,对了,那我和王护士见面后该怎么做呢?」「这个问题你还用问我么?这方面你可比我厉害的多,不然王护士怎么会让你玩到这个程度呢?」听到陈洁这么说着,我不由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也是,这方面的话我应该比较在行,只要让我有机会再次见到王护士,我有很大的把握能让她乖乖的就范,毕竟现在我在对方的心中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撼动的,即使我有些过激的举动,我相信她也不会马上和我翻脸的。

「嘿嘿——」

「好了,正经事情都已经说完了,你现在想做些什么呢?」「这个么?」我听到陈洁这么说后,便不怀好意的朝她微微一笑,同时用色眯眯的眼神打量的对方的身体,在我火热的目光的注视下,对方显然有点招架不住了,只见陈洁洁白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红韵。

就在这时,我一下子将陈洁扑倒在了沙发上,双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抚摸着,嘴唇也紧紧的贴了上去,用力的吮吸起陈洁的小嘴。

双手不断的抚摸着陈洁那完美无瑕的双腿,感受着丝袜那柔滑的触感,让我的下体不禁的蠢蠢欲动起来,陈洁自然也感受到了我那坚硬的鸡巴正顶着她的身体。

当我们的双唇分开后,陈洁双眼朦胧的看着我,小声说道。

「你个小坏蛋,看来你对我的双腿很有兴趣呀?」听到这,我知道无法在隐瞒什么,便笑着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从你进屋的时候,你的眼神就没离开过我的双腿,要不要姐姐用脚帮你服务下呀?」「恩?」我不太明白陈洁的意思,不过陈洁显然也没准备多做解释,只是让我平躺在沙发上。我按照陈洁的要求在沙发上躺了下来。只见陈洁伸出那洁白的小手,轻轻的解开了我裤子的拉链,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对方的小手抓着,带着了裤子。看着我那狰狞的鸡巴,陈洁不禁咽了咽口水。

接着就看到躺在了我的身旁,伸出了她那双迷人的双脚,一下子将我的鸡巴夹在了其中,让我感到舒服的不能自己,于是我便闭上的眼睛,安静的享受着陈洁的服务。

我感觉到陈洁用她那穿着丝袜的双脚紧紧的夹住了我的鸡巴,开始用心的套弄起我的鸡巴,丝袜那丝滑的触感,让我差点一个没忍住射了出来,我急忙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好不容易才将射精的冲动给忍了下来,如果我就这样射精的话,肯定会让对方一阵讥笑的。

此刻我睁开了双眼,发现陈洁正注视着我的鸡巴,她的双脚不断的在我的鸡巴上套弄着,时而快时而慢,我不知道陈洁以前是不是帮别人这么服务过,反正给我的感觉对方好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亦或是对方天赋异禀,反正这些也不是我现在所操心的事,此刻的我只要能享受这有如天堂一般的服务就足够了。

就在这时,陈洁突然停了下来,还没等我有所反应,就见对方张开了脚趾,一下子夹住了我的鸡巴。此刻陈洁一边用脚趾夹着我的鸡巴套弄,一边用另一只脚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卵蛋。这下,刺激感也变的更加的强烈起来,就这样我安心的享受着陈洁的服务,一边闻着对方的体香,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我第一次感觉原来足交也是那么的让人愉悦,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让自己的妈妈也这么帮我服务一下才行,就这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陈洁也变换了姿势,只见她将自己的双脚拱出了一个洞的形状,将我的鸡巴一下子插入了其中。

我想这难道就是大家经常说的足穴不成,和小穴不一样的一个穴。就这样我的鸡巴不断的在对方的足穴中进进出出,一阵阵刺激感不断的涌入了我的脑海。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感到陈洁的动作渐渐的变慢了下来,再看看此刻的陈洁一脸疲惫的样子,可见这种事消耗了对方不少的体力,不过即使是如此,对方也没有停下脚上的动作,也没有和我抱怨什么,只是继续为我服务中,看到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又过来不久,我感到自己终于忍耐到了极限,于是便低吼了一声,将体内的精液一股脑的射了出来,顷刻间陈洁的双脚上充满了我的精液,还有不少精液直接射在了对方的大腿上,看到我终于射精后,陈洁仿佛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此刻我终于明白,足交这种事,对陈洁来说也是十分的陌生的,只是为了让我体验不一样的感觉,才为我这么做的,说不准她也是第一次为男人做这种服务。

想到这,我心中不由的嘿嘿一笑,看来陈洁的又一个第一次被我给得到了。

此刻的陈洁显然已经累坏了,只见她躺在沙发上不断的喘着粗气,双眼也紧闭着,看来是在恢复体力中。我虽然刚刚射完精,不过越没有丝毫疲惫的感觉,我站起身,看了一眼陈洁,微微一笑,便俯下身体,一把扯下了对方的短裙,我的举动显然惊醒了对方,不过我却丝毫不在意。

对方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被脱到脚上的短裙,此刻她的短裙毫无疑问的沾上了我些许的精液,接着我便拉下了她的连裤袜,一条黑色蕾丝的性感小内裤便映入了我的眼帘,看来对方为了接待我,可是精心的打扮过一番,不仅是外在,连内在都是。

我看到在她内裤的根部有一滩明显的水渍,便调戏道。

「姐姐,你的内裤已经湿了哦,刚才帮我足交都让你那么的兴奋呀?」「你——我都这样让你舒服了,你竟然还欺负我,不理你了。」说着就看到她将头扭到了一旁,我嘿嘿一笑,也没继续调戏对方,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之中,我发现此刻她的小穴已经洪水泛滥了,那些淫水让她的阴毛不由的粘在了一起。

「我的好姐姐,你的内裤都已经湿了,这样对身体不好哦,还是让我将她脱下来吧。」对方仿佛没有听到似的,还是一言不发,不过当我开始脱内裤的时候,她的双腿还是配合的打开了,让我好更加容易的将内裤脱下。

很快内裤便被我脱到了她的小腿肚上,此刻她的小穴完全的暴露在了我的眼前,虽然已经不止一次看过她的小穴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的时候还是让我异常的兴奋。

她那粉嫩的小穴上,沾着些许的淫液,不算浓密的阴毛粘在她的胯下,此翻美景让我不禁咽了口口水。

接着我便将头伸了过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她小穴的味道,那股腥腥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让我觉得说不出的舒服,我随口对着她的小穴吹了口气,估计是感觉到胯下那一股的凉风,让她的双腿不由的绷直了起来,一股淫水竟然顺着她的小穴流了出来,我知道此刻的陈洁也已经进入了状态,看到这,我便不再客气什么。

张开嘴,一口吸在了她的小穴上,同时用舌头不断的插进她的身体里。面对阴道中突然出现的柔软丝滑的舌头,陈洁不由的舒服的哼了一声。

她那不算大声的声音,此刻对我来说却是莫大的鼓励,我用力的吮吸起了她的小穴,舌头不断的在她的阴道中搅动着。一股股的淫水顺着我的嘴流进了我的肚子。渐渐的陈洁的呻吟声慢慢的变大起来。

「恩——恩——」

不知道是不是想矜持一点的关系,她只是低声的呻吟着,并没有说什么淫语。

这让我有一丝的不满,于是我便停下了动作,抬起了头,看着对方。

对方显然没有料到我为什么会停下来,此刻的她早就已经被勾起了欲火,下体的瘙痒让她感觉异常的难受,只见她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不解我望着我,只是并没有出声询问。

「我的好姐姐,如果你舒服的话一定要有所表示么,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感觉呢,万一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不是做白用功么?」「哼——」对此此刻显然已经明白了我停下的原因,她当然不会认为我不知道她的感觉,此刻的她可是清楚的很,我只是想看她更加淫荡的样子罢了。虽然只是一个字,我也明白了接下来她肯定会按照我所要求的那样,便再次俯下了身体,吸住了对方的小穴。

随着我舌头的搅拌,果然她不在像刚才那般矜持了,呻吟声也变大了不少,偶尔也会夹杂着一些淫语。

「恩——恩——你的舌头好厉害,弄的我好舒服——」听着对方的淫语,我仿佛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一般,吮吸的更加的卖力起来。

我感觉她的淫水越流越多,我的嘴已经没有办法完全的接纳这些淫水了。一些淫水顺着我的嘴角滴落了下来,流在了沙发上。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那略带咸味的淫水已经充满了我的嘴巴,我的舌头也已经变的麻木起来。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她大声的说道。

「啊——好舒服——我——我要去了——啊——」知道对方竟然被我吸的快要达到高潮了,我便更加的卖力起来,舌头不断的进出着她的小穴,牙齿轻轻的撕咬着她的阴唇,果然随着我加大刺激的力度,她很快的便招架不住了,只听她大吼一声后,大量的淫水突然从她的身体深处喷涌而出,由于来不及躲避的关系,很多都射在了我的脸上。

高潮过后的她,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不断的喘着粗气,小脸也由于刚刚高潮过后的关系,便的红扑扑的,双眼紧闭着,回味着刚才的感觉。

看到这,我掏出了早已再次肿胀的鸡巴,抓着她的腿,一把将其拉到我的胯下,感受到我的动作后,她有气无力的睁开了双眼,正好对上我那淫秽的眼神,看着我那根狰狞的鸡巴,她自然知道我想做什么。

我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一丝丝的期待,一丝丝的渴望。我握着自己的鸡巴,在她的小穴上摩擦了一阵,使自己的鸡巴上沾满了对方的淫水。刚刚高潮过的她,现在显然十分的敏感,我的摩擦让她觉得异常的难受,看到我久久没有插入,对方终于忍耐不住,小声的说道。

「求求你,别在挑逗我了,快——快点插进来吧——」听到她哀求的话语,让我原本想插入的动作一下子慢了下来,我略带挑逗的抬起了头,看着她,故作茫然的问道。

「插进哪呢?」

看到我明知故意的样子,让对方不由的恨的牙痒痒的,不过她还是接着说道。

「插到——插到我的小穴里——求求你——快点插进来吧,我好难受,下面好痒——」看着对方这般摸样,让我终于涌现出了一丝得意的神情,这还是我为数不多的掌握主动权,我自然要好好享受这般感觉,于是便依旧在她的小穴上缓慢摩擦着,就是不插进去。

这让她不由的有些着急起来,只见她用手艰难的撑起了身体,另一个手一把抓住我的鸡巴就往自己的小穴中插去。我没想到她此刻竟然已经饥渴到了这般地步,便任由她抓着我的鸡巴,插进了自己的小穴之中。

「啊——」

随着我的鸡巴的插入,她舒服的大声叫了起来,刚刚支撑起的身体也一下子瘫倒在了沙发上。我知道,现在不是继续挑逗她的时候了,万一弄个不好我可是会鸡飞蛋打的。

而且此刻她那温暖的小穴,紧紧的吸住了我的鸡巴,让我感觉异常的舒服。

于是我便不在客气的用力抽插起来。

我的鸡巴虽然不算特别的巨大,不过还是已经将她的整个小穴完全的填满了,一旦抽插,摩擦阴道带来的巨大刺激让,让她已经完全不能自己了,什么矜持,什么高冷,早就被陈洁完全的抛到了脑后,现在的她眼中只有我的鸡巴,只渴望追求身体最本能的刺激感。

「啊——好——好舒服——你的鸡巴好大——插的我好舒服吧——」「嘿嘿,舒服吧,我的鸡巴厉害么?」「厉——厉害——太厉害了——啊——你又顶到我的花心了——啊——好舒服——」「那你想不想更加的舒服么——」

「啊——想——让我更加的舒服吧——」

我看着刺激的陈洁完全的被我的鸡巴给征服了,让我有种说不出的快感。我一边用力的抽插着对方的小穴,一边在心中恨恨的想着,每次你都是那样的冷静,那样的牵着我的鼻子走,这下看你还怎么高傲。看你还不是乖乖的沉浮在了我的胯下,我越想越兴奋,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啊——不——不行了——太舒服了——啊——」「那你说点好听的,我让你更舒服——」「啊——用力,快点插烂我的骚穴啊——啊——变的好奇怪——脑子中一片空白。」听着对方说着这些淫荡的话语,我感觉还是不够,便接着说道。

「那你叫我声哥哥,我就让你更加的舒服——」「啊——好哥哥——快点用力干我——插烂妹妹的骚穴吧——」看着此刻为了追求身体极致快感的对方,毫无廉耻的说着各种的淫语,来讨好我,以求得到更大的快感。我心中不由的暗暗想到,果然阴道是和女人沟通的最好的场所。

于是我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下下如打桩机一般,插进了对方的身体深处,果然随着我用力的抽插,对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不禁想,这么大的呻吟声会不会让她的邻居听到呢?不过此刻这些显然不是我所关心的事了,此刻我只想用自己的鸡巴征服胯下的这个女人,这个聪颖的女人,让她深深的爱上我的鸡巴,让她无法离开我,同时也让她能够更听我的话,让我征服妈妈的计划能够更加顺利的实行。

随着我越来越用力的抽插,整个沙发都开始震动起来,而陈洁也被我干的开始语无伦次起来,我看到一丝口水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此刻的她整个人都处于了失神状态。

我将手伸进了她没有戴胸罩的上衣之中,一把将她那坚挺的乳房握在了手中,同时用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她那已经变的坚挺的乳头,感受到乳头的刺激后,陈洁再次大声的叫了起来。

「啊——好舒服——乳房变的好奇怪,好痒。」我嘿嘿一笑,用手指将她的乳头夹了起来,用力的夹了起来。

「啊——轻——轻点——疼——」

感受到乳头上的痛楚后,陈洁小声的求饶起来,不过我感觉随着我的夹弄,她的阴道中仿佛流出了更多的淫水。这一发现让我异常的惊奇,没想到疼痛感竟然能让对方产生更加强烈的快感,难不成陈洁的骨子里是一个SM爱好者,喜欢被虐待不成,虽然我这么想着,不过我还真不敢真的去虐待对方,万一我猜错的话,让对方产生了不满的情绪,别说这具迷人的肉体了,就是对我征服妈妈的计划都会产生毁灭性的打击,所以在我真正摸清对方的底细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

我一边揉捏着对方的乳房,一边狠狠的做着活塞运动,就这样过了不多一会,我就听到陈洁的叫喊声。

「啊——不行了——啊——又——又要去了——感觉要升天了——啊——」随着一声大声喊叫,我感觉一股股的淫水接二连三的冲刷着我的鸡巴,如果不是由于我刚射精不久,忍耐力比刚才强了许多的关系,说不准就这样缴枪了。

看到对方再次被我干到高潮后,我不但没有放慢抽插的速度,反而越插越快,陈洁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刚刚高潮的她没有得到任何的喘息机会。

「啊——你——你好厉害——怎么还没射啊——啊——我要——要被干死了——」听着对方明显已经有气无力的声音,一股征服感不由的涌上了心头。

「怎么样,舒服吧?」

「舒——舒服——我不行了——求求你饶了我吧——在这样下去我真的要死了——啊——」对方一遍遍的哀求,没有让我产生任何的怜悯之心,相反抽插的速度不断的加快。此刻陈洁的小穴中早就已经变的润滑异常,我的每一次抽插都没有感受到任何的阻力。就这样陈洁在我不断的抽插中,迎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直到最后,她已经变的没有丝毫的力气叫喊什么了,口中只是发生喃喃自语的声音。

看着此刻的陈洁已经陷入半昏迷的状态后,我也不在忍耐自己,在几次用力的抽插过后便将自己的精液一股脑的都射进了对方的身体深处。此刻的陈洁面对我的射精已经没有丝毫的反应了,如果不是感觉到对方那细若游丝的呼吸,我还真以为自己将对方给干死了。

我将变软的鸡巴拔了出来,看了看已经完全陷入昏迷状态的陈洁,不由的嘿嘿一笑,拿出手机便是一阵猛拍,这些可都是我的战利品,这些照片足以说明我的丰功伟业,没事的时候看看也是极好的。

陷入昏迷状态的陈洁,对我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的意识。直到我拍的过瘾后才将手机重新放好。看了看瘫躺在沙发上的陈洁,我顺手将她那沾满我精液的丝毫给脱了下来,顺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之中,同时将她那沾满自己淫水的内裤一并收入了口袋。

我想陈洁事后发现自己不见的内裤和丝袜也不会说什么,这两样东西就当做是今天的战利品了。

接着我便整理了下身上的衣物,离开了陈洁家,离开的时候我望了一眼陈洁,只见她依旧在熟睡中。

我一路哼着小曲回到了家中,和爸妈问候了一声后便进了自己的屋子,回到房间后,我将内裤和丝袜拿了出来,放在鼻子底下狠狠的吮吸了一阵,一股淡淡的幽香传入了我的鼻中,这可是陈洁身上的味道,我小心的将它们收好后,就开始计划对妈妈的事情。

得到了陈洁的帮助后,我终于要重新对妈妈发起攻势了,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如何,希望能让妈妈陷得更深,将妈妈那传统的道德观击的更加的粉碎。

我拿出了面具,在手中把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以自己的身份去玩弄妈妈呢,我叹了口气将面具收好。同时暗暗告诉自己不能着急现在时候还没到。

接着我便一边复习着功课,一边盘算着新的计划。

字节数:31249

【完】

[fly]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支持,您的支持 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fly]

崩坏学园2官方版

三国战纪变态版本

点点骑士

坦克冲锋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