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加坡移动电子政府社会治理思路悄然改观【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1:26:27 阅读: 来源:儿童床厂家

德国商业银行策略分析师Ashley Davies最近在手机上下载了新加坡政府推出的一站式政府移动终端软件mGov@SG ()。这个6月中下旬才推出的新玩意儿,已让他爱不释手。

通过该集成式终端,他可以找到Mobile@HDB移动处理购房计划,随时定位查看他经过社区的房屋买卖交易情况;下班后,他在手机上查询社区健身房的课程,新加坡体育委员会推出的Let"s Play移动软件让他方便寻找到附近的民众体育活动,顺便积累积分;出行时,他使用全地图()的移动终端查询即时公交资讯与交通数据;闲时还能通过新加坡国立图书馆(NLB)的掌上图书馆借阅书籍……

Ashley来自澳大利亚,2000年到新加坡工作至今,是这里的永久居民。

在新加坡,通过每个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唯一网上身份认证“新加坡通行证”(SingPass)或企业的唯一身份识别码(UEN),可以处理超过1600项政府公共服务:缴税、购房、申请社区课程、申请商业执照……

“和澳大利亚相比,新加坡政府显然更有效率。”Ashley指着自己的手机说。

新加坡是世界上发展政府公共服务电子化的先驱之一。从2009到2011年,在早稻田大学“世界电子政府”排名中,新加坡连续三年排名第一。

如今,新加坡推广电子政务的思路发生变化。“电子政府2015”的五年计划,更加注重民众感受。比如,人们能在著名社交媒体上和政府部长们聊天,将来还能通过手机终端访问REACH计划,更方便地发表公共意见。

这份包含大量移动互联网应用的计划,被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IDA)政府首席资讯办公室助理局长江永元称为“历史上最困难的计划”“处理技术问题容易,处理人的问题则比较难。”

江表示,新加坡希望在电子政府上走得更远,新计划将更多关心民众的问题,而不是技术本身。

新一代移动式公共服务

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新加坡公共部门电脑化项目就已启动。从2000年到2006年的一期、二期电子政府行动计划(eGAP),到近五年“整合政府2010”,新加坡建立公共服务电子化。

2006年,新加坡政府首先铺设超高速的资讯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希望通过电子通信产业的改革,对主要经济领域、政府部门和整个社会体系进行改造。从2006年到2010年,新加坡“整合政府2010”(iGov 2010)顺利完成,政府跨部门工作流程逐渐建立起来,成为新加坡电子政府统一数据管理和共享的前提。根据2010年对2800名受访者的调查,将近90%的新加坡民众和企业对这一计划的总体服务质量表示满意。

今年6月20日,新加坡发布新一代电子政府总体规划“电子政府2015”(eGove2015),同时也是新加坡“智慧国2015”(iN2015)十年规划的一部分。

mGov@SG是“电子政府2015”的组成部分,是一站式的政府移动网站,该网站汇集了40多项包括基于手机浏览器、本地应用程序和短信的移动服务,包括“企业”、“社区与住房”、“旅游与休闲”、“防护与安全”、“教育与学习”、“一般”、“健康”、“工作与金钱”、“交通”等九大类别。

同时,民众也可以查询各个具体的政府机构能够办理的服务,并随时根据自己所在地查看最近的服务机构。

除手机外,这样的公共服务还延伸到其他移动终端上。6月份在新加坡举行的亚太电子通信展上,一款基于iPAD的LBS软件Parks live正在展示。只要进入新加坡的一些公园,拍下周边景色照片,系统就会自动识别并告知周边的景区、路线、洗手间、餐厅等。

在新加坡民众看来,这些公共服务已司空见惯,只是最近它们从PC移植到了移动终端上。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汪炳华(Ang Peng Hwa)认为,新加坡现在普及的电子政府项目,其根本目的是为了创造更有效率的商业环境,并带动产业发展。“电子政府推行那么多年,其最大的意义是为新加坡创建了一个良好的商业环境和经济效益这才是政府优先考虑的问题。”

一体化治理:限于政府内部

李光耀时代就开始一力推行的“电子政府”,带着太多新加坡社会治理的烙印。

新加坡发展电子政府一个重要的经验,就是“统一规划,统筹管理”。在新加坡,IDA担任的是政府信息官(CIO)的角色。IDA不仅负责政府资讯通信总体规划,还为政府制定IT标准、政策、指导方针和实施流程的监督,并对重要资讯通信基础设施进行安全管理。

几乎所有政府部门的IT部门领导都是IDA委派的。目前,IDA大约有700名左右的员工外派到各部门。ACRA的IT战略部门负责人Manoj Abraham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部门的8名工作人员,均是IDA的员工。此外,每个政府部门的常任秘书组成电子政府的咨询委员会,统一评估各种风险。

在此组织架构下,政府各部门之间在资讯通信建设上很少出现利益纠纷。

新一代电子政府计划在强化政府一体化的同时,也限定了边界。

新加坡劲升逻辑(CrimsonLogic)副总裁Tan Sian Lip直言不讳地表示:“实际上人们谈论eGov(电子政府),真正谈e(电子)的很少,大多数人关心的都是Gov(治理)。”

劲升逻辑在电子政府项目中接过大单。它为上述提到的“新加坡通行证”(SingPass)提供系统设计和数据管理。

Tan Sian Lip很清楚,新加坡30多年来力推公共服务电子化,到如今的新五年计划,自有其政治深意。

政府中心云工程就是其中的一环。新加坡政府目前拥有一套“整体政府”基础设施(SHINE),通过“软件即服务”的订购模式向政府机构提供共享的计算资源。中心政府云(General G-Cloud)是取代SHINE的下一代基础设施。

汪炳华认为,李光耀时代所推行的治理模式,如今更体现在政府内部的一体整合上,在这一边界之外,则需要更多的民意疏导。

移动技术支持民众参与

“以前新加坡的电子政府对效率有近乎变态的要求。”汪炳华说,“如今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技术本身能够推进的则不只是产业,还有民众选择和参与社会治理的程度。”

新加坡历史上首次反对党声势浩大的选战刚落下帷幕不久,小心谨慎的新加坡人开始在Twitter上开设专门的选战讨论区,在新加坡人的电子社区(http://)上热议今年12月的总统竞选。新加坡的社会治理思路正在发生悄然而巨大的变化。

“我们在Twitter上建立自己的社区主页,在上面讨论各类信息,从社区服务到选战,什么都有。”大学生Daniel Koh说,“很多时候用不上政府机构的帮忙。”

5月选战期间,Facebook上人气超过李光耀的年轻政客受到大量粉丝追捧,反对党的声音如火如荼。后来,言语谨慎的新加坡人尝到了甜头,开始愿意在社交媒体上说话了。如今,有关四陈竞选总统的各类讨论早已充斥人们的手机客户端。

“新加坡人不再胆小了。”Daniel Koh说,“这两天我每天早晨坐地铁时看新闻讨论选举,已经养成了习惯。”

不知是否巧合,新加坡政局动荡之后,新一轮电子政府计划显示了更多政府疏导民意,开放民众参与渠道的意图。

正在酝酿阶段的“众包”(Crowdsourcing)就是一个新兴的民众参与模式,这是一个建立在原有民意收集平台REACH(Reaching Everyone for Active Citizenary@Home)之上的移动新型工具,用来公开征集并选择对公共政策或社会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

这一技术实际上借鉴了云计算技术的思路,通过“公共云”的平台,将所有提出类似意见的用户集中起来,成为项目的执行者。

与此同时,几年内居民可以在线完成更多“增值”业务:通过政府公开数据的一站式门户网站,查询50多个公共机构提供的5000多个公开数据集,还可以通过门户网站向政府部门提出意见和建议,和各级部长进行对话。

“这是比较向前看的做法。”汪炳华认为。但他强调,一个社会的民主程度究竟能够发展到哪一步,还有待进一步的考察。

信托基金

移动大数据

联通大数据精准外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