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国恩免费医疗意味着更高昂的税收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3:32 阅读: 来源:儿童床厂家

刘国恩:免费医疗意味着更高昂的税收!

一、根本就不存在免费医疗!  胡释之:好多人有一种理论就是说医疗是一种基本人权,享受医疗是一种基本权利,政府应该提供免费医疗,不但说现在要包办医疗,甚至还要要求免费的医疗服务,就是充分满足大家的医疗权利,您怎么看这种理论?

刘国恩:我觉得我们这个医疗保障的建立,越来越多的减少老百姓负担的比例,事实上就在朝向政府去买大单,个人买小头的方向发展,也就是说实际上我们在迈向所谓的免费医疗的方向在发展。这是从概念上理解。  但从技术层面上理解的话,实际上不存在免费医疗的,这个钱即使是政府给你买单,这个钱是来自于纳税人的钱,差别只是在你什么时候来交这个钱,如果我们通过税收来为老百姓买单的话,就是说你是在你的收入里面拿出来一块,以税收的形式交上去了,只是在你就诊服务的地点,那个时间你不再去付出这个费用,仅此差别而已。  胡释之:其实是不是用者自付,才是更公平的,你交的钱多,就享受的服务更多,或者你付的钱少享受的服务就少,而不是说我付的钱少了享受更多的服务让别人支付一部分,哪种体制更公平?  刘国恩:谈公平非常沉重,你比如说我刚刚讲到的如果是从公平的意义上看的话,似乎以税收的形式筹资,在接受医疗服务的时候,不再考虑每个人收入的情况,进行相关费用的收取,这样的话,这个公平的程度更多的倾向于到穷人低收入一级,那对富人就不公平了,富裕的人也是公民。但反过来,如果我们在看病就医服务地点的时候,在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以控制大多数人不至于滥用医疗服务的话,那么就必然的会出现另外一些我们可能会担忧的问题,就是对穷人的倾斜程度没有那么大。当然对穷人的倾斜程度可以通过其他的制度,比如补助。  二、免费医疗意味着非常高昂的税收  胡释之:穷人要求和富人享受同样的医疗服务,这种愿望本身就是一种不劳而获的想法。  刘国恩:我们从很多国家的实践来看的话,北欧大多数的国家,确实是采取的以税收作为基础来筹资的模式,然后看病的时候不再交钱,这就是我们很多人理解的免费医疗,实际上免费医疗意味着非常高昂的税收的一个制度。比如说北欧的一些国家,高收入人群高达80%的税收,所以他们付出了庞大的税收的成本,所以使得整个社会,当然其中也包括低收入人群,享受了同样的医疗服务。这样的体制的话,也有它的好处,当然也有它的弊端,这个弊端的话,最明显的就是富人的工作积极性,可能会受到影响,这也是我们目前看到的北欧大部分国家面临的实际的问题,他们也在探讨,是不是要进行制度的相关改革。比如像美国的话,它就更多依赖保险来进行筹资,从而就会体现多交就多得,少交就少得,不交不是说不得,政府有相关的两个特别针对穷人和老人的保险,救助保险,政府直接给你买这个单,因为你是穷人或者老人,对于其他人群的话,基本上就是都要遵循多劳多得,少劳少得,或者说多交多得,少交少得这么一个基本的保险原则。  三、互联网医疗的机遇在健康服务上  胡释之:您看现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包括现在互联网医疗的兴起,会不会有助于推动这些改革?  刘国恩:互联网医疗,现在还很难判断未来几十年互联网在医疗服务体系里面扮演的角色像什么样子,但是我们可以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一些我们病患者不需要到诊所,或者不需要和我们医生直接面对面进行交流的一些服务,那么就完全可以通过互联网这个平台进行提供。  我觉得互联网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将非常非常巨大,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去医院看不看病,首先是我们健康出了问题,也就是说我们不健康了,所以说我们要解决看病就医的问题,除了要解决我们生病以后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还应该更多的考虑我们身体哪个时候在什么情况下,为什么不健康?如果我们把重点也能够逐步放到我们为什么不健康因素分析上来的话,那么我觉得这个互联网提供的作用,就要比我们现在把重点放在医疗上要大得多。  这个当然需要我们整个社会去认知医疗和健康的关系。如果把两者都能够有机结合起来,同步推进,我想这个13亿人的看病就医将会通过我们越来越关注13亿人健不健康各种要求因素上改善的话,我觉得我们看病就医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小,反之的话,我觉得这个问题会非常严重,人这么多,你如果不管前面的健不健康的问题,而把重点都压在后面生病以后怎么办,那这个压力会越来越大。  胡释之:我们不但要增加现有的供给,未来的路上还要降低需求。  刘国恩:你说的太对了,互联网医疗也好,互联网健康也好,应该发挥得作用越来越大,干脆我觉得我们不要叫互联网医疗,我们叫互联网健康,这里我们也呼吁那些雄心勃勃进入到互联网这个领域的人们来说,应该把重点更多关注在互联网健康相关服务上面去。  四、北大国际医院就面临医疗人员不足的问题  胡释之:总结看来您的观点还是医疗改革更多的市场化,自由化,可能医疗本身也不是说跟其他商品有太多的特殊性,也是它跟衣食住行基本需求满足靠市场,靠更自由的市场满足,可能是更好。  刘国恩:我们可以从实操的层面上这么来考虑,我先把市场准入放开,那么市场力量自然就找到适合他自己发展的位置,那么这个需要一个时间,因为办一个医院,在一个城市办一所医院不容易,我昨天才去了北大国际医院,那个技术那个硬件那是堪称世界一流,但是仍然面临着两大问题,一个是人员的问题,一个是医保的问题,现行的制度规定至少要运行半年以上才能给你进行评估,你才能够获得这个保险人群的使用,医务人员来不了,所以那就面临一个问题,这么庞大的医疗机构,每天开着就有折旧就有成本,可是医保的人群不能来,整个医院就是天天赔着本经营,你想想看这些相关措施确实需要与时俱进,灵活掌握,去进行改善。那我想,政府并不是说要退,而是我们这个市场准入能够开放,同时我们相关的政策,包括医生能够更灵活的自由职业,他才能够向那些新办的医疗服务机构输送我们信得过的人才。  胡释之:好,谢谢刘老师。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