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儿童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益谦详解50亿投资金融地产-【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3:19:40 阅读: 来源:儿童床厂家

“每天都有人给我算浮盈还是浮亏,我也很烦。”10月9日,在刘益谦隔江遥望陆家嘴(600663)的办公室里,如今转战金融地产的昔日“法人股大王”向记者表示。

刘益谦的烦恼源于其进入2009年以来的数次豪掷。在年初以16.8亿元参与京东方A(000725.SZ)增发之后,刘益谦又接连斥资4.76亿元、4.886亿元和10.854亿元,参与金地集团(600383)(600383.SH)、首开股份(600376)(600376.SH)、保利地产(600048)(600048.SH)增发。

而刘益谦最近的一个“猎物”则是浦发银行(600000)(600000.SH)。

2009年9月30日,浦发银行公告其150亿定向增发融资的获配结果。自然人刘益谦以15.2亿元,将9172万股浦发银行收归帐下。

就此,刘益谦在2009年已经调动了52.5亿元资金,参与上市公司增发。昔日法人股大王俨然已成“增发股大王”。

如此密集的资金调动,何以保证“新理益系”资金链不陷危局。

“我是把股票买完之后,全部押给信托。像保利地产,10.8亿押给信托公司,拿回来6个多亿。金地集团4个多亿,押回来2.5个亿。”刘益谦告诉记者,其正是利用将股权质押给信托公司获取后续资金。

粗略算下来,这是一个3倍的资金杠杆。而刘益谦所斥52.5亿参与增发,自有资金不过15亿元左右。

“原来我做法人股,是流通股与限制流通的法人股之间的的差价套利;现在参与增发,是在一年期限里,流通与不流通的差价。”刘益谦毫不讳言自己的投资策略。

再战浦发行

根据浦发银行公告,该公司以16.59元/股的价格,向9个对象总计发行了9.0416亿股,刘益谦则是其中唯一一个自然人投资者。

16.59元的增发价,较2009年9月29日收盘价折价15.7%,较之前增发的底价13.19元上升了25.8%。

以浦发银行10月9日的收盘价20.99元计算,刘益谦此间浮盈已达4.04亿元。但由于有12个月的锁定期,刘益谦的获利仅是纸上财富。

“我是在2700点左右时,参与浦发银行增发的。而增发价格是打下来86折,相当于上证综指2300点。”刘益谦向记者表示。

“我对浦发银行比较认同。而利差这块,二季度以后见底了。我认为今年下半年各家银行的盈利都是一样的,比较稳定。在这个点位买银行股本身也比较保险。”刘益谦向记者表示。

海通证券(600837)(600837.SH)和雅戈尔(600177)(600177.SH)亦在浦发银行的获配名单之列,分别获配1.2亿股和1.06亿股。而在2009年的数次上市公司增发中,两家公司与刘益谦多有携手进退。海通证券曾经斥资9.6亿元参与京东方增发,而雅戈尔则以6亿元认购首开股份。

“浦发银行是最稳健的银行,从价值来说,是被严重低估的,前一段时间银行股跌幅很大,但不改变其基本价值。”上海凯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石投资”)总经理陈继武向记者表示。凯石投资系雅戈尔的资产投资咨询顾问机构。

在陈继武看来,浦发银行今年EPS可以达到1.4~1.5元,明年则有望1.8元,对应10倍左右的市盈率,估值价值尽显。

刘益谦则用一个简单的逻辑来解释其看好银行股的原因——“现在是A、H股倒挂。香港是离岸市场,本身应该比较便宜才对。国际投行天天算,他们的评估系统严格得多,他们会算不过我们?”

50亿资金进场路径

截至2008年12月31日,新理益集团的总资产约为24.94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约为17.25亿元,而刘益谦又何以撬动50亿资金频频攻城略地?

“我们今年参与增发的50亿投资,自有资金也就是10几亿元。”刘益谦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刘益谦大多采取将参与增发的股票质押给信托公司的办法,为其后续的资本运作提供资金。

记者得到的某信托公司为刘所做的一个产品说明显示,“刘益谦将其持有的3500万股限售股首开股份质押于受托人,为受托人购买的标的股票收益权项下收益的取得提供质押担保。”

而3500万股是其在首开股份的全部投资,刘益谦借此成为上市公司第五大股东。

根据信托计划,标的股票的质押价格不超过7.14元/股,若信托计划财产净值低于预设的补仓线,则刘益谦负有向信托计划追加资金使信托财产净值恢复至补仓线之上的责任。

以首开股份10月9日的收盘价20.50元计算,质押价格仅为其市价的34.8%,仍有较高的安全边际。

“保利地产押给信托,10.8亿参与增发,从信托拿回了6个多亿。”刘益谦告诉记者。

而这6亿元现金,又成为其参与金地集团增发的现金来源。此后,刘益谦又将所持金地集团3400万股质押给另外一家信托,又到手2.5亿元左右的现金。

“浦发银行的股权质押,我们正在谈,应该可以做到押回10个亿。”刘益谦表示。

利用增发股进行资本运作并非只有刘益谦一人。今年8月,京东方另一自然人股东柯希平,就讲其所持2亿股京东方质押给民生银行(600016)用于借款。

“现在银行利率只有5点多,我们做信托,也只有8个点左右。将来的通胀肯定是超过8的,现在的点位不高,我认为这样赢面会大过输面。”刘益谦向记者表示。

以时间套利

“刘益谦是法人股大王,他赚的钱是套利的钱。常规消费品行业有15%的毛利率就不错了,建筑等也就是20%,而他的原始积累比较顺风顺水。他是赚也赚在上面,亏也亏在上面。”上述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

而考量一下刘益谦2009年的投资,也是输赢互现。

以10月9日收盘价计算,刘益谦在浦发银行中浮盈4.04亿元,其10.854亿元入股保利地产,则仅有4635万元的浮盈,金地集团更是跌破增发价,浮亏1292万元。

相比之下,刘益谦4.886亿元参股首开股份,浮盈已达2.3亿元。而其在市场底部,以16.8亿元参与的京东方增发,则市值几近翻番,浮盈15.75亿元。

“我们参与首开股份之后一个月,地产股拼命地涨。因此后来参与保利地产和金地集团的价格会高起来。”刘益谦向记者表示。

但他依然认为这是一笔划算的交易。

“参与保利、金地的时候,市场是3000多点,打折打下来,差不多2300多点。反过来说,我如果3000多点买流通股的话,我买的保利、金地怎么也持平不了。”

刘益谦对地产的乐观,在其参与保利地产增发的时候可见一斑。

“保利地产增发报价,我们报的是20元,而刘益谦报到了28块钱,我们觉得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过了安全边际。”一位最终放弃了保利地产增发的私募界人士告诉记者。

最终保利地产的增发价确定为每股24.12元。

“我看好地产,不是认为房价有多少上升空间,而是基于金融危机以后,通胀肯定是趋势。和2007年相比,现在炒房的人少了,刚性需求和资产增值的人多了。”他表示。

“是否参与增发,主要看公司质量和现在对应的估值,一般来说,地产和金融会成为大方向,市场的点位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3500点以上可能风险就很大了。”刘益谦对增发也有自己独到的价值判断。

手机数据线收购全国收购乐视1后置摄像头

魅兰X外屏回收价格

玻璃钢加密桩

厂房抗震检测

甘肃物业经理上岗证在哪里报名及报名条件